未见秋枫束似火。

枫束。
带我远走高飞,随便哪里都好。

|文豪野犬乙女向。芥川x你

#芥川龙之介x你。
#爱。







*
爱情是什么?
是甜蜜的痛苦。


*
初见是在细雪纷飞的凛冬。

梅园的红豆沙和窗外银装素裹的美景最配了。店里开着滋滋的暖气熏得你脸颊晕上几丝绯红,你用小银匙舀起一勺软糯的红豆沙送入口中,微笑着享受舌尖辗转的温暖和甜美。深红色的红豆汤也是消冬的极品,你心满意足吞下一口眺望向窗边。

可是你看到的不是如绒般散落的雪。那个穿着一身黑色单薄风衣的男人坐在最靠近窗的位置,一手捂着白色小瓷碗,一手持着银匙细心地品尝着暖呼呼的红豆沙,瓷盏氤氲袅袅水汽,朦朦胧胧可以看见
他看似冷峻的面颊竟浅浅浮上几分幼稚的孩童吃到心爱糖果般的雀跃。

你觉得他可爱极了,不禁扑哧轻笑出声,他转头扫了你一眼带些微恼,你看清了他灰黑色的眼眸和如窗外飞雪般泛白的发尾。你的心脏突然开始加速鼓动,迸射出的血液让你的脸迅速升温。

那一刻,你突然想靠近他,了解他。甜蜜的焦虑开始如石子坠入清溪泛起的圈圈涟漪扩散开来。你低下头知识着瓷盏中的红豆沙,嘴角不知不觉就挂上了柔和的弧度。

——这种情感,人们称之为“爱”。


*
后来你才知道,那个男人叫芥川龙之介,是你工作的黑手党里的一匹野兽,不知了结过多少鲜活的生命,手上沾染多少浓厚的鲜血。可是你依旧总是想起那个细雪纷飞的冬日,靠窗边喝着红豆沙微微露出孩子般笑意的他。

由于他的下属受伤养病,你阴差阳错成为了芥川的直系下属,整日跟随着他。你自然是欢欣得如清晨的雀儿的,但是你永远忘不了芥川蹙眉阴沉地看着你,黑色的瞳仁里充斥着倨傲与不耐。

他说。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辅佐。”

他的眼底是决绝的光。

“…是。前辈。”
你低下头,抿起唇隐忍。


从此,你隐下心中悸动情愫,只是偶尔在他不注意时用怀有忧伤的眸子望望你的上司,但他总是敏锐地察觉,回头扫你一眼。你知道黑手党这种地方是不能留有这种甜蜜的痛苦的,否则终有一日在枪林弹雨中死去。可是你知道,你想要接触他、了解他的情感从未衰弱,甚者更甚。

你对芥川说的话不外乎两句。
“前辈。”
“是。”


*
芥川是嗜血的野犬。你曾亲眼见过他皱眉咳嗽着,黑色风衣猎猎作响顷刻化作黑兽将对方身体贯穿,喷薄而出的鲜血是倾绽的罪孽之花,晦了你的双眼。你听见自己的叹息埋没在敌人的痛苦呻吟里。

你想要拯救他,想要将他脱离这个组织,洗尽他衣衫上沾染的血腥味。可是芥川怎么会听你的。他为了那个人的认可可以不顾一切,赌上性命亦在所不惜。

你的眼泪悄无声息滑落在被血浸染的泥土里,霎时无影无踪。


*
受命出征的亡命之徒向死而生。
你无法阻止伤痕累累的芥川接下这个危险的任务,但是你知道,他去了,可能再也不会来了。

你伸出双手挡在门前作最后的垂死挣扎,你颤抖着哀求。

“请不要去…!”

回报你的是芥川的轻嗤,他低头俯下身子注视着你。你清楚地看见他如绒般的睫筛下的扇形阴影,依旧掩不住他眼里决绝的光。你知道他还是为了求得认可,忽然泄气般松了手。芥川一字未发径自走出门去,甚至未曾回头看你一眼。痛苦厮磨心扉使你疼痛难耐,你第一次呼唤了他的名字。

“芥川君。我…”

你颓然挣扎向前伸出手去试图攥住他风衣一角,指尖抓住的只是一漏儿空气。黑兽狰狞地嘶吼试图恐吓你,芥川的身影渐行渐远隐在昏暗的廊里。

“…喜欢你。”








———
首句引自莎士比亚。

唔..我感觉芥川这样的性格好难爱上一个人啊。如果有,能给予她的大概就是笨拙的保护吧。这篇可以看成是你单箭头芥川,也可以看成是芥川为了保护你而疏远你。

不知道这种有没有人喜欢看,我也不太熟悉文到底怎么写orz不过感觉比戏随性多啦x感谢你能看到这里!
日常欢迎小仙女们的评论//



评论

热度(39)